我的互惠网-互惠生(Au pair)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中国互惠生出国 分享互惠生项目申请经历和海外生活! 新人区 - 综合区- 高级区- 中介区

外国互惠生来华 其实,我家里也很想请一个外国的互惠生! 成为互惠生家庭 - 中介推荐 - 我家的互惠生

其它国际文化交流项目 那个.新颖的国际文化交流项目还有很多啦 ! Volunteer - HelpX - 更多项目 - 增值服务

搜索
《互惠生指导手册》下载(新手申请互惠生项目流程(新手贴)申请第三方担保与优惠(中介无忧)
互惠生项目中国宣传大使招募(免费参加项目)互惠生项目咨询和互惠经验分享会(每月一场)格林卫志愿者与文化体验项目
查看: 15449|回复: 14

wwoof生活经历,你也可以!(转摘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5-10 21:4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互惠生-aupair

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,是关于一个女孩参加有机农场组织,到几个国家去旅游,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的,很心动,于是就查阅了相关的信息,发现这是一种新兴旅游方式,和那种出国几日游的旅行团方式截然不同, 从里面我又进一步了解了一下,相信很多人接触到这种旅行方式的时候都有试一下的冲动,但能真正背起背包踏上旅途的不知会有几个,因为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成为出行的阻碍,可是当你背不动背包的那天,会不会觉得以往所有的阻碍只不过是你胆怯的借口呢?下面是我找到的那篇文章:

  一位中国女孩的加拿大有机农场之旅

  记得大约在去年三、四月份的时候,妈妈很兴奋地宣布暑假将与一群朋友们组成小小旅行团,前往加拿大朋友的农场。在她不停描绘着乡村景观,还有着吃不完的生蚝、看不见终点的土地以及免费吸到饱的新鲜空气的强力催眠下,我这个怀念小时候在乡下快乐长大的半都市女生,当然就不择手段地央求妈妈带我一同前往。

  就在机票订了,跟农场主人也预定好前往人数,一切看似很完美的时候,妈妈旅行团的成员们却临时有事一一退出。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,当我知道只剩下我一个人时,我居然还是毫不犹豫地执意前往,然后一手负起所有事前准备。

  ●一种叫做WWOOF的旅行方式

  当了解到这趟旅程只有剩下自己的时候,不知怎地,我更加坚定了决心要出去闯一闯,希望自己能因为这样的磨练而更加成长。在准备阶段,农场主人介绍妈妈们一种流行在日本、欧洲的旅行方式时,吸引了我的好奇及兴趣,而且更进一步地参加了—WWOOF(World Wild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),一种在有机农场里以劳力换取食宿的旅行。

  首先我必须说明,这种旅游方式适合所有年纪的人,适合各个国籍;也就是说,你可能在农场里碰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。加入的方式相当简单,前往其官方网站http://www.wwoof.org/,详细阅读并确定自己了解整个组织运作的架构后,选定所要前往的国家,向其国的WWOOF机构付费申请加入会员(约略台币一千元左右),接着他们寄送一本有详细全国的会员农场资料供你选择。在数百数千的农场资料里,挑选中意农场,与农场以E-mail、电话联系,对方答应后即可按时前往。这种旅行方式相当受到日本及欧洲青年的喜爱,因其花费相当低廉,几乎只会花费到机票钱。以我本身来说,在加拿大农场的一个月中,所有花费(除了欲望性的消费外)在台币一千元以下。

  在一个月的旅行中,我接触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农场,但是两者给我的经验及感受,却都是相同的重要,当然,对我这短短的20年人生也给了很大的震撼及影响。

  ●第一个农场:日本男孩、意大利婆婆、韩国奶奶

  第一个农场主人来自台湾,算是妈妈间接认识的朋友。在他们大大的农场里(虽然在那儿的活动范围只有小小的一块),种了各式各样的蔬果:跟台湾不大一样的高丽菜、只有在产地才吃得到的酸樱桃(Sour berry)、稀奇的山葵(Wasabi),还有一大堆看都没看过、听都没听过的蔬菜水果。并且养了一些动物:好吃的羊(你只要咩咩几声,代表吃东西了,不管它们多遥远,都会听到然后奔跑过来)、欺善怕恶但是胆小的鸡、几乎忘记它们存在的鸭。当然还有一些令农场主人感到困扰,却寄生在里头的野兔(只要你早点起床,或是傍晚到处走走,就可看见它们的踪迹)。

  因为是第一次体验农庄的生活,对于我这个四体不勤的半都市女孩,坦白说,刚开始过得相当辛苦。体力不支导致的中暑;细皮嫩肉,只是拔个大蒜也让手指掉了块肉;由于在田里工作几乎都得弯着腰,没过多久就会全身酸痛;不习惯的工作,老做得四不像等等,真的让我这个在家被惯坏的娇娇女,加上好强、又不甘心自己表现是如此差劲的20岁女生,偷偷在房里掉了几次眼泪。

  当然农场的生活,不是只有这些辛苦的事情而已,在逐渐习惯工作后,乐趣似乎也跟着来。

  整个农场除了主人与我外,另有两位与我相同的工作者(有人离开后,便会有其他人递补进来)。待在那里的两个礼拜中,我碰到了一男一女的日本人,及一位来自台湾念台大园艺系的男生。大家平常分担打扫住处、洗碗、早上捡鸡蛋、晚上赶鸡回鸡舍,以及吃完晚饭后,准备隔天早餐的土司等工作。

  其实整个农场工作中,吸引人的其中一项便是与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生活在一起。例如,我与相处比较久的日本男生聊了很多,彼此国家的习俗、想法等等,后来甚至发现我们都喜欢看“黄金传说”这个节目!对了,不能不提到也在农场帮忙的意大利籍婆婆,在我觉得辛苦的时候,她爽朗的笑声以及幽默的言语,多少安抚了我紧张的心;还有,主人朋友的韩国籍奶奶,虽然完全无法沟通(她只会说韩语及日语),但是煮了很多好吃的韩国菜,以及在我难过时,在一旁默默陪伴我的那种感动,这些在台湾绝对遇不到、体会不到的人与事,在我内心仍是满满的感激!

  

  当然,还有亲切的农场主人。在忙碌的工作中,仍带我去瞧了瞧外国人的菜市场;接送我到车站、机场;每餐都吃得豪华丰盛(如果我妈妈看到了,她大概会羞愧吧?);去披萨店、小镇上及超市大开眼界等等。当然最重要的还是:给了我机会,让我有体验这种不一样生活的经验!

  转换农场:我在路边孤独等待时哭了

  待在第一个农场两个礼拜后,我出发前往第二个农场。其实两个农场距离并不远,搭巴士仅需30至40分钟(学生票价单程约台币100元)。第一个农场主人带我到车站后便因农忙先离开了,我便与一群带着好奇眼光的白皮肤朋友一起等待巴士。

  大约等待20分钟后,巴士终于来了。我因不确定此班巴士是否可前往第二个农场,于是拿着地址“礼貌地”向司机先生询问(司机正下车帮乘客将行李放进巴士下方的行李厢中),岂知他只冷冷的丢下一句“Yes”后,仍专注的继续放置行李的工作。但不知怎的,他似乎“不小心”的遗忘我的行李,于是我这“弱女子”凭着在农场工作两个礼拜训练的蛮力,将两大箱的行李自己搬上车。我尽力的想,种族歧视应该不会在这纯朴、可爱的地方发生吧?我怀着这样奇特的心情坐上车,殊不知,这趟旅程中,唯一的小缺憾正要发生。

  正当我询问司机是否该搭乘此班巴士时,并详细说明我要在某个街下车(虽然曾仔细研究过站名,也跟下一个农场主人确定好下车站名及约定时间),仍然深怕自己会坐过头。但司机只是一股劲地猛说:“I don\\''t know”。

  上车后,我找了个女孩身边坐下,对方很亲切的跟我攀谈起来(就像一般游记里描述般热络)。于是我再度鼓起勇气,拿着地址询问她是否知道我该在何处下车,在她的说明下,我才明了原来这里除了较大的市镇外,并无确切的站牌,而是随叫随停。于是车上的旅客们,不管老老少少都开始帮我研究起地址,并给我建议。

  车行大约30来分钟后,巴士停下来了。司机正朝着我走来,而坐在我身旁的女生也跟我说,你应该要下车了。司机从我手中拿走地址,并对我说,这里离地址相当近了,前方有餐厅,你下车后,再跟他们借电话打。于是我向车上旅客道谢后,便下车了(这次司机先生曾下车帮我提行李),我再次感激万分的向他道谢,然后拖着行李走进餐厅借电话。

  其实,我是相当慌张的,因为我不知道我身在何处。好心的老板替我打了电话,并在答录机中留言,也请我在店里等待。这时心中的大石头总算可以暂时放下了,并且深信听到留言的农场主人,会立刻来接我,于是我婉拒了餐厅老板的好意,自个儿到店外等待。

  等着等着,天空开始飘起雨来,时针也慢慢的走过一个小时、二个小时。我还是没有看到农场主人所说,她将会开着银色小车来接我。

  当我渐渐丧失“下一部会是银色小车”的希望时,前方忽然出现一部打着左转方向灯的车,并从窗口伸出了头与手向我打招呼的妇人,“阿弥陀佛”,心里忍不住的念了一句,就是她了,万岁!

  上了车,我眼泪几乎要掉下来。除了在雨中等了两小时外,她开始跟我详述这两小时中发生的事。原来这个农场妈妈并没有手机,并且很准时地在约定地点等我,想当然地,她完全不会听到我的留言。约定时间到了,她看着巴士呼啸而过,当场傻住(类似台湾的“野鸡车”,可能几小时才有一班),她确信我会在车上,但是车子并没有停下。于是她开车追逐巴士,几次按喇叭并不能让司机停下车来,只好一路追赶到下一个城镇,最后以车身挡住巴士!她向司机说明自己正在等一个亚洲女孩,司机回话说,已将我放在某个餐厅前了。于是她便急忙回头来接我。

  她说,其实我们互等的地方,不超过3分钟的车距,只是我提前下车了。我向她解释,自己确实已将街名拿给司机看,但司机只是猛说他不知道,也对于让她等我这么久,感到相当抱歉。她说没关系,她只是很担心我而已,并且一直责怪司机的不负责任(因为我已跟司机说明街名,而且那是一个目标明显的大站,就像你跟人家说明“忠孝东路与延吉街口”一般)。见到我后又担心我一路上又冷又累,直要我休息。此时,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温暖我的心呢?

  ●第二个农场:见到善良的人们

  我所待的第二个农场是由一个加拿大籍单亲妈妈所经营的。这个农场与第一个农场可以说完全不同:主人是一位50几岁的女性(她有三个女儿,只是都在外头居住);整个农场的工作者只有我一人;她以饲养山羊及其副产品为主要生产作物;农场面积小。

  相比之下,这个农场的工作其实是比较轻松的。每天早上我固定8点起床工作,首先是Bottle-Feeding the baby goats,也就是用奶瓶喂两只出生一个月的小羊喝奶;接着打扫鸡舍、喂食鸡群及兔子。大概半小时的工作后,再与农场妈妈(以下简称Dale)两个人悠闲地吃早餐:早餐有时是新鲜覆盆莓做的Crepe(有点类似可丽饼),或是单纯的土司配上Dale自制的各式果酱,然后搭配一杯刚挤出的羊奶或柳橙汁—活力冲上满点,精神奕奕地展开一天的工作。

  其实农场小,我能做的工作并不多,主要是搬运砍下来的树木,集中至砍材的地点;或是除除庭院里的草。最特别的应该就是:帮忙Dale将手工香皂从模型中取出。这个妈妈开设农场应只是兴趣,她除了贩售羊奶外,每周一次利用羊奶制造各种香味的香皂。她笑着对我说,她实在腻了取出香皂的工作(因为每次工作,相同的动作:取出、修边得重复一百多次),幸好有我来帮忙。其实,我也相当乐意帮这个忙,因为老话一句:除了农场经验,在台北哪能轻易有这种经验?

  每天工作大约只有四小时,剩下的时间,我喜欢在房子前廊上的沙发摇椅,轻轻晃着,或许发呆,或许伴着温暖又轻柔的风睡着。Dale有时会开着车带我到处跑:卖羊、到湖边游泳、超市及镇上逛逛、到大城市血拼等等,甚至还为了不会喝酒的我,买了一箱可乐!

  很多人问我,那你有没有挤羊奶?答案是否定的,因为我没有任何经验,而羊又是很敏感的动物,稍不注意可能弄伤它们或弄伤自己。再加上挤羊奶的工作另有一位朋友帮忙,因此我没有机会尝试。

  除了做香皂、用奶瓶喂养小羊的特殊经验外,还有几件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。

  在我到达农场的第二天,Dale举办了一个朋友聚会的小型Party,每个人带着一样菜肴到农场来,或举杯或谈笑,好不热闹!那天我吃了很多从没吃过的东西,感觉很有趣。还有,因为砍下来的树木,大部分在羊圈里,所以我得“踏着黑豆般的粪便”前进。而且一边工作,羊群还会来闹你:当你推着独轮车时,它们会一直靠过来舔车身,甚至爬上独轮车!你一再地将它们推出去,它们会锲而不舍地再跳进去。而且我还很幸运地碰到一年一次的“假日农场”活动:这是区域性农场联合举办的活动,这天农场会统一免费提供参观,顺便推销产品。而我所待的农场隔壁,也有一个小农场,他们专门养Alcapa(羊驼),一种提供高级毛料的动物。有一天主人不在,它们不知怎么跑出来的,跑到Dale心爱的花园践踏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动物,感觉很奇特。

  还有,Dale出门从不锁门,因为她说她相信大家都很善良(不锁门这件事对于来自台湾的我,觉得非常不可思议);她贩售羊奶的方式也很特别:她在屋外放置一个冰箱,里面放了很多玻璃瓶装的羊奶,所有购买的人,只要将钱丢入放在冰箱旁的玻璃罐中即可。这样单纯、相信人的心,让我觉得这地方更加可爱了。

  对了,Dale有回将我放在小镇中几小时,想让我自己去看看那个地方,她则是去办事情。整个小镇一条路就走完了,看不见几个黄皮肤的人(只有碰到两个青少年),几个小时其实挺难熬的。但是这种乡下小镇的好处就是,人人都很亲切。走在路上随时有人跟你打招呼,就连进到店里买西,都会问一下你从哪来,称赞你很勇敢之类的。那时刚好碰到中午,但是我不敢走进餐厅:第一个怕东西贵(一个三明治往往要台币上百元),第二个则是怕看不懂菜单。后来实在饿到受不了了,终于让我看到一间面包店,走进去买了个看起来好吃又便宜的面包吃;很有趣的是,面包一个加币2.21元(约台币60元),我给了2.5元后,店员找了3角之后,还要我从旁边他们准备的一篮0.01元的零钱中拿出一个给他,等于我只花了2.20元!(既然如此,为什么价钱还要多那个0.01元呢?真想不透:-)

  碰到了好人Dale,待在一个可爱的小镇,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!

  ●神奇的回忆:自信心的提升

  这一趟旅程我总共离开家两个月左右,从来没离开家那么久过,真的深深体验到自己的能力有多么不足。我真的打从心里感激一切:有个总会认识“神奇朋友”的妈妈,间接的让我有许多其他人没有的体验;还有,老天爷眷顾我的幸运,让我在选择农场时,都有相当好的回忆(据在第一个农场认识的男性友人说,他曾待过一个农场是要住帐棚,每天只有乳酪配饼干,还有砍不完的柴)。

  如果你真的打算要前往农场,需询问清楚对方农场每天的工作内容及休息时间等,最好书信往来起码3封左右,以了解多一点(一般而言,每天工作4至7小时,一周休息一天为正常);并且训练自己一些基本能力,例如打扫、煮饭;最后,你得知道,这是志工的工作,也就是没有薪水,WWOOF是直接以食宿来交换你的劳力!

  当然还是要说,每个人碰到的情形都不会是相同的,我的经验并不会等同于你的经验。而且仍有太多精彩有趣的事情无法一一叙述,而那些珍贵的记忆,除了我自己收藏外,当然还是等你自己去体验。希望我的分享能够吸引大家鼓起勇气去体会一回(甚至是多回)。我曾在许多系上课程的口头报告上分享我在WWOOF的经验及影片,许多不认识的人都纷纷向我询问有关讯息,甚至已经有朋友跟我说她要去了(而她在我要去体验前,一再的质疑WWOOF都只有怪人会去,或去体验后会变怪人的人咧!),你们还在犹豫什么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5-12 23:34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相比之下,哪里的互惠生要求不会特别高呢。有没有可以两人一起去的呢?

来自 我是小口袋 的新浪微博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5-13 08:5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互惠生-aupair
回复@我是小口袋:不可能一个家庭同时接收二个互惠生。

来自 我的互惠网 的新浪微博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5-16 16:5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转发此微博:随!

来自 maxwood 的新浪微博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6-14 22:1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互惠生-aupair
这个是不是也是互惠的一种方式啊?{:soso_e132:}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1-1 14:0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心动了。希望可以去吧。哈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2-6 06:05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互惠生-aupair
微博评论 发表于 2011-5-12 23:34
相比之下,哪里的互惠生要求不会特别高呢。有没有可以两人一起去的呢?

来自 我是小口袋 的新浪微博 ...

什么叫要求不是特别高?语言吗?可是既然要出去学语言了,为什么不学得越精越好呢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2-6 06:06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亲爱的Monkey 发表于 2011-6-14 22:17
这个是不是也是互惠的一种方式啊?

互惠是互惠,就是Aupair,WWOOF是另外的新型出国项目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2-16 16:23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互惠生-aupair
静水加速度 发表于 2012-2-6 06:05
什么叫要求不是特别高?语言吗?可是既然要出去学语言了,为什么不学得越精越好呢? ...

终于看到你的贴了 你懂我是谁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2-2-17 01:11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Silveryfish 发表于 2012-2-16 16:23
终于看到你的贴了 你懂我是谁的

懂的,看到你在这里了,很开心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互惠生(Au pair)论坛 ( 京ICP备09100042号 )

GMT+8, 2020-10-28 02:16 , Processed in 0.035420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